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何用跪在老祖宗的坟前  

2010-03-28 23:2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这里的“六经责我”大概的意思是说,只要是能够为我所用,可以把儒家经典的“六经”拿来重新解释。这话说得看上去还算体面,实际上表达的倒是一种无奈:要是不打着圣人的旗号,新思想、新作为就无法获得合法性以及大家的支持。顶着圣人的牌位,哪怕是曲解圣人的言论,也比自己说话管用。

让我想起这两句诗的是这么一件事:3月18日,《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后,一些人说其是挟洋人以自重,骂起草的专家为洋人的走狗,甚至是洋奴、卖国贼。看上去要是给这些人权力,估计这几位专家就罪该凌迟处死了。

面对这样的网络义和团,专家小组组长、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常纪文表示,他们在起草《反对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时,确实借鉴了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印度和我国香港、台湾地区的立法经验。但常纪文也说了,借鉴域外的动物反虐待经验,并不意味着丢掉了中国本土的法律传统和5000年的文明史。《反对虐待动物法》专家起草组并没有照搬外国的东西,事实上,很大程度上是立足于中国反虐待动物立法的历史传统——其实常教授没弄明白那些网络义和团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是因为专家们说了,这个草案是因为洋人觉得我们虐待动物、不够文明才立的法。要是没这种表述的话,这帮人也不会跟打了鸡血似的。在他们看来,洋人的东西哪怕确实是现代文明的发展方向,在这些人眼里也是足够邪恶的。当然,他们用的电脑与网络也是洋人的发明,关于这点他们就不说了,或者根本想不起来这点,智商有限,这是可以原谅的。

其实常教授所说的历史传统也挺不靠谱的,他举出来的例子是晚清与民国的时代。问题是那时候已经是西风东渐,网络义和团那些帽子还是能戴在专家们的头上,而且也算是合适。常教授是法律专家,可能历史并非其所长,真要举的话,不妨说说梁武帝的禁屠令或者明清两朝禁止经营“活驴馆”的事情。

但这事儿的重点并非是常教授以及专家们的历史修为有所不足,而是他们觉得自己先天就输了一招,必须到老祖宗的祖坟之中扒坟掘墓的找到自己不是洋奴的依据才能站直了说话。上面我说了,这招叫做“六经责我”——也可以叫做“六经注我”。

而这还真不算常教授的独门防守诀窍,大概从康有为那时候就是这一路功夫打天下,康有为最有名的文章之一是《孔子改制考》,借着圣人说改革,也算当时的一道风景。其实孔子最喜欢的是周公,他能改个什么制?还不是越改越回去?但不这么说话,道理就总也不能理直气壮的说出来。

百余年之后,常教授们依然没有能够理直气壮的说出“这就是按照西方的某方面的法律做了一次照猫画虎的事儿”,还是要把老祖宗抬出来作为挡箭牌。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奇景:打人的棍子与防御的盾牌上都刻着同样的字号。

您说,承认像别人学习有什么可害羞的?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文明进步本身就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承认这个没什么可羞耻的,倒是死要面子这件事除了给自己一点心理满足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用处。这种正常的价值观不能建立,难道就不够羞耻么?

  评论这张
 
阅读(13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