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你的大合唱,我的乱弹琴——写给自己的书评  

2010-12-09 14:4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新书出版了,是一本以没有正式发表过的杂文为主的随笔集,名字叫做《乱翻书》。其实原本的名字我本来是叫它做《乱弹琴》的,主要是一些不三不四的文字、歪七扭八的想法,比之我生活的社会来说,在大合唱里的一点点异调独弹,声音自然是微不足道,甚至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听见,只是一种自得其乐罢了。

但也就是这点儿自得其乐的乱弹琴,大概也就在自己的周围画出了一个界线,在这个界线里面是我自己的想法,虽然并无什么出奇之处,但产生在我自己的阅读与经验当中,而在这个界线之外,是别人打算用大合唱告诉我的世界。那个世界有些话是正确的,有些话是错误的,但这个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如果自己不架构出自己的一套标准的话,就不能分别正确与错误,更何况错误往往会用他们丰富的经验化妆后成为某种永远正确的东西。比起这种状态来,那种大合唱的音量以及持久性根本不算个事儿。

可无论怎说,一个作者是不好给自己写书评的,这样的话他会落入两种尴尬之间。谁的孩子谁喜欢,自己评价自己不会说不好,就连尼采著名的《忏悔录》据说也美化了自己,没有美化之前其品格到底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但稍微有廉耻一些的,对于王婆卖瓜这件事还是要顾忌几分,赤裸裸的夸奖自己是做不到的,而说自己不好又不能心甘情愿。所以,似乎很少有人给自己的书写个书评。

我给自己写的这个书评不是很想考虑夸自己一下,而是打算回顾一下这些年写字的一点后见之明。

2003年,我拿起已经闲置了三年多的笔——其实是键盘——开始写点儿东西,反正不是啥大块儿的文章,那东西也写不动,就是一些碎片化的感想。由于我所专业的领域不多,而感兴趣的行业与领域又不是专家,所以只能写写小杂感。平日里胡说八道惯了,又是在网上码字,自然也就是心里怎么想、键盘上就怎么打出来,水平什么的自然也就有限的很了。

至于写的是什么倒也未必有多重要,主要也不过是对于社会、政治、文化的一些看法,有时候甚至还写点儿小散文什么的,抒发一下类似于小资与《读者》杂志的情怀——这个倒不是瞎说,当年以刊登婚恋奇情变态类作品为主的刊物之编辑找到我,认为我的文笔很适合他们刊物。辱人之甚大概莫过于此了,人家还觉得相当无辜:这是看得起你,千字千元呢——反正都是瞎写。

只是在这些年之后翻阅这本书的原稿之时,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成就。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这些文字哪怕并不成熟,但我自己还算欣慰的发现有些东西并未过时,而且在这些年里,其中最基本的理念到今天都尚未改变。在我这三十多年快四十年的生活当中,改变的事情已经很多了,但那都是生活状态的改变,这些在深层的东西是没有变的。无论是对于社会改革的理想,还是政治改革的目的,甚至对于感情与感动的理解,都一直延续了下来。

在这个持续不断变化的社会里,有着太多的变化以至于连政治口号都变化无常,保证自己最初的理念是相当困难的事儿,如果这本书还有什么可以自豪的话,大概就是这种还算一以贯之的观念了。

记得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里有郭靖在桃花岛受两大宗师考验一折,最终他以自己不合群的敲击保证了自身不会被更强力的音符所带走。他不是个聪明人,相信在现实生活里真有这样的人,我的智商还是要比他高的,但不会真的有他的成就。我也不知道能够抗拒这种大合唱多久,这本书出来可能给我自己一个武器,可以告诉自己哪怕是我这种声音也是有人在倾听的。或许真正坚强的人不用如此,我则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867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