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阉了以后想起了不枉不纵  

2009-04-29 15:3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蒙鄂尔多斯法院把发贴曝光当地征地事件的人判刑的事情,相信大家都是久仰了。这位吴保全先生在被第一次判刑一年后上诉过,然后二审就成了两年,现在在监狱里已经住了一年。要不是跨省抓捕而引起轩然大波的“王帅案”牵扯出这件事,估计就此会无声无息了——应该说已经无声无息了,毕竟是住了一年嘛。

近日,鄂尔多斯中院启动了院长审判监督程序,此案将重新审理。按照当地的说法,当时在一审上诉的时候他们就曾因为“事实不清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而二审维持了原判,是由于更多地考虑了吴保全网络发帖后在社会上引起的不良反应,如帖子发出后,康巴什村民的聚众上访活动显然更加频繁、有序,公安出警达20余次等。”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二审可不是维持了原判,而是从一审的一年徒刑升级到了两年。这个所谓当初事实不清之类的话头,现在说出来是为了证明当初他们还是审慎考虑的,只是这个审慎考虑的结果不是如何保证公民批评政府的权利,而是怎么找到更清楚的事实来从重加刑。频繁上访固然让很多官员很头疼,但有序总不是坏事吧?这也成为了罪名未免让人觉得过于神奇了。

到了媒体全面曝光的时候,不但当初的定罪条件被推翻,按照他们的说法,“各部门都积极表态,正确看待舆论和公众监督,配合新闻媒体搞清事实真相,以使本案做到不枉不纵。”

真的有什么不枉不纵么?我看不见得吧。这么一点简单的事情,那里有什么所谓的搞清事实真相?真相早就在那里摆着,只是选择性的失明而已。既然是选择性的失明,在他们眼中就没有真相可言。至于配合新闻媒体来搞搞清爽就更是好玩的很了。作为公检法的国家强力机构,居然沦落到配合媒体弄清楚什么是真相,那么,要汝等有什么用呢?难道现在的媒体都是警察与工商局,而公检法的系统不过是协助的城管不成?

其实不能说该地的这个表态中没有实话,比如说这句“各部门都积极表态,正确看待舆论与公众监督”就是实话,只是表述上玩了一个花样,本来他们应该在检讨中说“没有正确看待舆论与公众监督”的。但这个尤抱琵琶半遮面的话,多少也是一个事实。

但就是这么个事实,也没有说出他们的心里话,而只是表述了一下表现出的现象。在很多官员眼中看来,根本没什么正确看待舆论监督的角度,他们跟舆论监督先天就是有仇的。这个很好理解,任何监督都不会是监督完了就冲到外面去唱赞歌,只要是监督,就是说你的坏话。监督这件事不是唱赞歌的另外一种说法,而是你做好了是应该的,做不好我们就要拿舆论的板砖招呼你。

在这种状态下,官员想与舆论监督和平共处都不可能。这倒不是中国有此现象,而是全世界都是如此。问题不在于官员面对舆论监督的态度,而是他是不是有能力打垮舆论监督的力量。很遗憾的是,这种能力我们这里的官员很多都是具备的,即使打不垮具有深厚背景的传统媒体,但那些个人总是打得垮的。在这里,舆论监督算什么呢?连《宪法》当中保证的公民说话的权利都是没有的。

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是否正确认识舆论监督的问题,甚至跟舆论监督完全没有关系,而是完全不把公民的人身权利、言论权利当回事,依然是觉得这些东西是可以任意剥夺的。在这个思维之后那个坚实的基础,是毫无顾忌的权力在起作用。

事情到了这般田地,相信最终的结果不会太令人失望。只是我们要知道,今天他们正确的认识了舆论监督,但当舆论监督稍微把脸转过去,某些人的獠牙就会重新露出来。等到万一再次不幸被监督了,他们会在阉了那些不甚驯顺的羔羊后再次说出|“不枉不纵”这种话,似乎从开始他们就没有过错处。这么厚的脸皮,还真是人间的奇观了。

  评论这张
 
阅读(94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