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到底跟谁有仇  

2009-03-27 10:3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某媒体专访一位党建专家,据说算是深度解读了“天价烟”事件。既然说到此事,不妨回放一下整个过程。

“天价烟”事件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官员在房产整体下跌时出来说了一句完全不靠谱的话,大致的意思是说应该政府托市的昏话,并且要处罚当地降价的房地产商。然后眼尖的网友看到会议图片上的烟有问题,放大后发现表实在是过于高档,与他言论疑似高度相关,至此才引发了人肉搜索。在最开始的时候,当地政府还在百般抵赖,在强大的网络民意之下,最终此事进入到正常的调查渠道,前段时间算是正式把天价烟节目的主角送进了应该去的地方。

专家解读与我等解读的不同之处在于,专家比较了这个事件与云南“躲猫猫”事件的异同,认为这个事件低调处理,最终把贪腐官员绳之于法,而云南那个又是网友调查团、又是大力宣传,实际上效果并不好,甚至网友调查团本身就是非法的。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应该遵循着程序正义的原则来寻求公正,不能用舆论对于事件过度施压,免得造成冤假错案。原话是:一味迎合仇官仇腐或造冤案。

平日里我总是说自己是法律的外行,算是谦虚也好、自知也罢,大致算是一种不敢为人师的说法。但在有些专家面前,这种谦称看来是颇不必要的,正好在程序正义以及实体正义方面有些心得,不妨也说出来给专家们上一课。

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大致是说,我们应该遵循合适的、合法的途径来最终使得正义得到伸张。比如说不能没有搜查证就闯进去搜查,哪怕你知道里面藏着几十吨毒品。这个概念的建立,是防范掌握大量社会资源与权力的强力部门,去任意侵犯公众的权利。

但是,这个必须有个前提,就是我们要假设正常的调查途径是有效的。“天价烟”事件中,一包很贵的香烟与一块名表为引子,而这两样东西恐怕经常伴随着这位周久耕局长出入吧。如果说名表还不是人人都认识,他那一天两包的当地最贵的烟也是在各种开会的场合出没。如果一个网友能够知道这件事,那么,合理的疑问就是为什么同样开会的官员们都不知道?难道是习以为常了么?他的车与房子都不是那个收入的人所能够拥有的,也是招摇过市而面无愧色,难道就没人知道么?结果竟然是网络的搜索让其曝光于天下最终才得到处理。如果我们合理的推断,是否这种状况是正常的监督机制并未发生作用?我看这个推论算是靠谱的。

与程序正义、实质正义相始终,正是舆论监督这个利器。没有这个利器,试想一下,程序也是某些机构认定、正义也是某些机构判决,如此之下,那里还有什么程序与正义可言?那将是蛇鼠一窝的天下。

所谓网络监督与人肉搜索在这上面,不是舆论干预了司法,而是在监督着司法必须履行其正义的目的。这也就更谈不上仇官仇腐了。要知道,老百姓天生善良,我们从来没打算生下来就仇视什么人、什么事。贪腐何处无之?不能遏制贪腐的人或者机构,才是让人仇视的对象。

所以,谈程序正义也好、实质正义也罢,如果就事论事的说未必是坏事,但要是通过这个进行引申,最终达到妖魔化舆论监督的结果,则是完全不必要的。我们这里的舆论监督还远没有完善,完善它还来不及,妖魔化为“仇官仇腐或造冤案”是意欲何为呢?这点如果发挥开去联想的话,其用心实在是颇为不堪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