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傻逼余秋雨,胡扯司马南(下)  

2008-06-09 15:5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骂完余秋雨,现在说说司马南老师。跟司马老师不能向对余秋雨似的,上来就直接骂。原因有两点,其一、多年前就认识,虽然只有几面之缘,毕竟是认识的人;其二、既然曾经是媒体的同仁,长篇大论讲道理的时候,不可与余秋雨等同视之。

 

司马老师连写三篇,看来是招数用尽了。第一篇完全是情绪,完全不具备讨论问题的基础;第二篇基本是扯淡,但确实有点信息含量。只不过这个信息含量的深意,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很简单,在批评南周报道或者评论的时候,司马老师最犀利的武器之一就是对方总是摆出一副“普世价值”的思考方式,并且在司马老师的臆想里,对方是中“西毒”过深了。这个我们讨论起来实在是太长,暂且不说“西毒”的问题,只谈谈中“西毒”的问题。

 

结果任何人通读第二篇全文都会有个感觉:这到底是谁中毒了啊?摆开事实讲道理的司马南,居然还是拿国外报道说事儿。大致的意思如下:“连国外报道都夸了,你们怎么能如此?怎能?!”这个逻辑是说,连批评报道的老祖宗这次都是夸奖了,你们这些学生怎么能反其道而行之呢?看上去是用子之矛攻子之盾,慕容家族的绝世武功重现江湖,乾坤大挪移百战百胜。其实满不是这么回事儿。

 

南周就是学人家的批评报道或者其新闻价值观,也只是行动上的,比之司马老师要差远了。他这个逻辑背后,其实是一种很深刻的自卑心态作祟。我们都知道,年轻的时候要是喜欢上某人,往往嘴上是不说的,更多的是表示一种轻蔑。可当自己真要找个标准的时候,往往以对方的眼神为依归。

 

如果就此来说,我们来看看司马老师的眼神走向就清楚了:原来说的这么山响,还是要看别人的眼色行事嘛。甚至其内心的标准,都以别人的标准为参照与依归。学别人好的地方总是好事,要是一边说别人不好一边又用别人的标准来衡量世间万物的话——相信好多人年轻的时候都犯过错误,单恋少有成功的道理也是在此。司马老师岁数不小了,这么幽深的心理还能表现在一言一行当中,青春期真是够长的。

 

青春无敌未必是坏事,可能司马老师第三篇才是真正的精彩纷呈、谬误百出。青春无敌的时候,看着谁都是情敌。比如司马先生第三篇大作就把矛头指向了美国,字里行间全是美国那点烂事儿。关于这个我没意见,总是把爱国跟反美放在一起,然后HIGH的下不了床(肉唐僧对此句亦有贡献),正好是青春期的特征之一。

 

问题是不论普世价值到底是如何,干嘛上来就把这好事跟美国绑在一起呢?您看,上面我说了,司马先生其实是最爱美国的,有事没事都琢磨着跟这个国家之间的联系。给司马先生上个普世价值的课未免小瞧了其学养,只是提醒一下,现而今说起普世价值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词汇固然是西方的,但绝对跟美国不能画等号,那玩意儿是欧洲的原产地。

 

当然,以司马老师的学养,马上就能举出欧洲国家的一堆烂事儿来证明那里也盛产的都是一帮强盗小人。要是我再往前推一下,大致就到古希腊了。古希腊也有不少烂事儿怎么办?我们就可以把所有西方的东西称为垃圾。中国古代也有一堆烂事儿怎么办?——司马先生的意思是不是说:人类就是一堆垃圾?

 

要是不承认人类是堆垃圾,就总是要找出那些能让人类文明繁衍至今的一些共性吧。这些共性东西方好像也没啥差别,就跟司马老师喜欢谈的科学一样,没有中国的科学或者西方的科学之分,都是科学。顺便说一句,司马老师这么痛恨普世价值,科学的精神是不是普世价值?至少应该是普世价值?要是您说不是,这些年您到底是干吗呢?

 

至于说司马老师把民族认同弄成国家认同、政府与国家之间随意偷换概念,就在是懒得说了。至少在思想上青春期至今还没有过完的司马老师,出现这种硬伤还是正常的。

 

在这里,我倒是想说说另外一个现象。我是看其他网站的转载时看到司马老师的文章的,结果发现在很多词汇中都加上了奇怪的符号,相信上网比较多的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司马先生曾在媒体工作过这么多年,当年的书里,好像还记载过自己打伪科学的时候被如何对待的经历。请教一下,当年你在举国迷狂的时候站出来说话,也深有不能发言的体会。甚至今日别人在转载阁下“颂圣有成”的大作时,都要被迫阉割其词组。如果我们代换一个场景,一直到现在都经常进行的颂圣表演,与你当年面对的情况如何?到底现在是批评的报道多,还是依然颂圣之声过于强大?笑蜀或者南周这点反对的声音,与你当年比较起来,即使不是一个领域,但从言论的角度说,有什么区别么?

 

当然,从你第二篇文章的标题来说,颂圣这件事阁下是优为之的。只是我个人觉得,在一个报人或者是知识分子来说,颂圣这件事未免肉麻了一点,被当作枪来用,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阁下的大作被想要歌颂的对象阉割的时候,不知道这杆枪是怎么想的。

  评论这张
 
阅读(9304)|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