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父亲  

2008-06-06 11:3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母老了。这是前几天我带他们出去吃饭的时候感觉到的,他们上下我那辆底盘比较高的越野车已经相当不方便,今年看来是要换一辆车了。要换辆车门能够开很大、后排座很宽敞的卧车才是。这个时候买车不再是全为自己,应该是给父母买了,虽然他们坐我车的时候其实是很少的。

 

回想起来,其实我算个不那么孝顺的儿子,我老爸说的话,基本我就没有听过。唯一听了一次的,是当年他让我上技校。那个技校是某个大型国企的附属学校,出来就有工作不说,老爸在那个企业工作了一辈子,人脉关系不错,似乎是个可以想他一样工作一辈子的地方,一直到那个地方给我的孩子报销我骨灰盒的费用。

 

年轻的时候总是贼心不死,从小我就是个蔫坏的孩子,特别有自己的主意。借着工厂献血以后的假期,我给自己找了个记者的工作。老爸听说我不打算在工厂上班的时候急坏了,非常严肃的告诉我说:“你应该每天去班组里穿上工作服打个照面,然后再换了衣服去采访。”听这话的时候,我挠墙的心都有了。自然,听话不是我的本性,从此再没回到工厂去从事修理空调那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还有好多事让我不那么喜欢跟我老爸聊天。年轻的时候谁都有妄想,某天晚上我参加某个酒局回来,老爸还没睡,一直等着我。随口聊起以后的日子,我跟他说,以后总有一天我要凭自己这杆笔吃饭,能够吃一辈子的文字饭。老爸自然是嗤之以鼻。不但是这个,好多事情他都是扮演那个打击我积极性的角色。以至于后来我总结了一条规律:只要按照他老人家的教导反方向飞奔,基本这事就靠谱了。

 

前两年,那个大型的国企要搬迁了。这些年写字也有了回报,在我老爸看来,我看上去可能这辈子真的能吃文字这碗饭了。某天他终于感慨道:“幸好当年你没听我的话留在那里,不然今天你就下岗了。”当我告诉他现在的收入的时候,虽然他露出一贯的不以为然,我能看到他那表情下的欣慰。我没上过大学,而他们曾花了无数的精力培养我妹妹上了大学,指望妹妹能在学问上光宗耀祖。不过,我这妹妹看来比较喜欢家庭生活,估计以后别说学问了,在家相夫教子倒是很可能的。

 

看来我算个意外惊喜。

 

老爸最不喜欢我写政治性的东西,爷爷是国民党的军官,文革的时候老爸吃了不少挂落儿,作为文革前的大学生,他想了个最合适的方式远离政治:除了专业书意外,不看任何其他的书。退休以后,连专业书都省了,每天除了买菜做饭,就是打扫房间、收拾花园,然后很幸福的看那些弱智国产电视剧,被我嘲笑为酷爱农村娶媳妇的故事。这两年明白了他的那份苦心。他其实是很聪明的人,能努力让自己迟钝下去,其中的苦涩不是我能体会的。

 

我从来没有为他写过什么,忽然想起来,甚至我连他老人家的生日都不知道,我家没有过生日的传统,老爸节俭惯了,认为生日蛋糕是很贵的一种东西,虽然他挺喜欢吃的。好像他六十大寿的时候我在某处请他吃饭,确实他挺喜欢吃蛋糕的。

 

我想我跟我父亲是完全不同的人吧,跟他没有多少可以交流的东西。但这些年忽然明白了他这一辈子真是挺不容易的,有时间能去多看看他们就多去两趟。我还是从来不听他的话,他还是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但还是要说。只是,他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