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改变生活不是一场地震能做到的  

2008-06-03 16:1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尤其对于所谓改变人性或者改变生活态度这种说法,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可能是做媒体的缘故,屡教不改倒是很常见,浪子回头是因为太多的屡教不改才能成为新闻的。有不相信的人尽可以观察一下从监狱里出来的人,到底是洗心革面的多,还是把去那里当作进修的多。

 

这次汶川地震虽然损失未必多过当年的唐山大地震,但得到的关注远远超过当年。这个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在资讯如此发达的时代,一个事件的关注度是与资讯传播成正比的。更何况当年是政府包打天下的时候,救灾基本就是政府的事,与普通百姓的关系不大。而这次不论是那位自己组织工程机械奔袭千里、入川救援的“中国首善”,还是牛博网的老板与网友自费去做救援与赈灾工作,都表现出民间前所未有的参与度。

 

参与度的提高与资讯的相对透明,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爱心与眼泪倾盆而出,国人发现了自己还是会为某些事感动与愤怒的。不论是生死之间的情义,还是临阵脱逃的老师,大家发现自己忽然对于陌生人开始倾注了感情。

 

于是,有报纸做了调查,结果是这样:许多人对于工作、生活、社会的态度也正在发生改变。中国青年报与搜狐教育频道联合开展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4309人参加),88%的公众认为这场地震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82.1%的人表示会更加珍惜生命,努力学习和工作,去创造更大的价值;70.7%的人表示会献出更多的爱心;28.5%的人表示“人生苦短,我要更多地享受人生的快乐”。(《中国青年报》5月30日)

 

前面我说了,我这人基本是个悲观主义者,对于这么多人说是因为一场地震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这种话,基本处于半信半疑之间。原因很简单,这几乎是一种瞬间的情感刺激,就像地震的烈度超过了很多房子的抗震等级一样,这种突然的刺激也超过了很多人的感情承受能力,所以有这种情感的爆发。

 

但就像地震震坏的房子终究还是会重新盖上一样,或许在亲身经历的人心中产生的刺激永远不会消退,但在旁观者的心中,感情这东西还是有自愈能力的。前些年印尼海啸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别说那些人不是你的同胞就可以说没有付出感情。人类遭遇的每次灾难,都是一种记忆,而记忆是会愈合的一种伤口。

 

要说真的有所改变,我也从来不觉得会是这么大面积的改变。生活还要继续这种陈词滥调固然是一种解释,还有一点就是,生活确实在继续着,没有多少改变。努力学习、工作与更多的享受人生,都要看你是不是有足够的能力并且获得足够的报偿,如果没有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生活能有什么不同的。

 

如果说真的有所改变,我想不会是这种所谓的“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而是生活本身可能会发生更大的变化。比如说一向没有监督的中国红十字会,通过这次的事件可能会开始被监督了,大家以后能够清楚的知道,那些我们的爱心款到底是怎么花出去的。或者是民间的NGO组织在这个事件里集体亮相,从此走到了社会的前台。

 

更可能的是,以后的灾害报道能够更透明,让更多的人知道最新的情况,而不是象以前一样总是说好听的。这个报道模式要是真的有了改变,比改了多少世道人心都有作用。或者是通过这次不够迅速的接受国际救援支持,找到一种更迅速的国际合作通道。最重要的是,可能我们全国学校的教学楼都会检查一遍,让我们未来的孩子,不至于死在教室里。

 

所以,我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只有一半,另外一半是一点希望,是寄托在某些制度的改变上的。我所知道的是,世道人心是个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说它改变了也好、没改变也罢,总是有相空虚构的嫌疑。只有制度上的转变,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能够让我们的社会真的有所进步,这些生命才能说不是平白逝去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997)| 评论(2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