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作为一个不请自来的“自由主义爱好者”——不聊葛剑雄  

2008-03-24 10:5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不幸没有走入过中国大学校门、但很不幸的受了一些国外高等教育的人,大概就属于金仕并先生所说的“没有受好高等教育”的那种。所以呢,为了表明自己实在是没有受过啥良好的高等教育,让老衲也用点名词来伸伸腿。

 

如果没没理解错的话,金老师在文中为葛剑雄辩护的理由中,除了把葛教授的话重复了一次以外,发挥之处可以描述为“次优解”。我印象里这个名词大致是指“最优解”确实不错,但很少能够做到。在实际生活里,有次优也不错,不能因为某人不能达到理想状态而选择了“次优解”而苛责。

 

这话没错。您看,我副标题是不聊葛剑雄,所以呢,我去聊聊另外一位体制内的人物:北大建筑设计院(惭愧,好像是这个机构,也可能是北大的建筑设计规划院。没上过中国大学的后遗症真是厉害)的院长大人。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这位院长大人被这个倒霉项目无端加冕为设计规划者,他听说这事以后没有借坡下驴,干脆冲上去把这个项目接下来,也象葛教授一样为了本院的宣传与利益贡献一把子力气。甚至他也没说为了啥“次优解”——比如我不干还有其他人干,我来规划可能还能节约不少钱之类的——实际上他听说这事很早,山东方面找上他就被拒绝了,在接受报纸专访的时候说这是个劳民伤财的项目,他“绝对不会跟这个项目发生任何关系”。

 

聊完这位体制内的人物,再聊聊金老师看来很喜欢的政治学话题。金老师认为目前是“后威权主义”,这个判断我是同意的。顺便就教于金老师尊前的是另外一句话:“政府是一种必要的恶。”金老师说,“如果拿不出理由,就把后威权的统治势力简单粗暴地斥责为“魔鬼””云云,实在就是有些糊涂了。在民主宪政的社会,政府都被称为是必要的恶,在一个“后威权主义”的时空里,你跟我要称其为“魔鬼”的理由?没事儿吧,大哥?

 

我总是觉得,如同金老师一般,看着某人曾经做过什么或者说过什么,就产生一种值得引为“自己人”的想法,从大致上来说是不错的。从这个意义上我反思了一下,确实好像有一棍子把葛教授打死的嫌疑。某种意义上说,葛教授确实很多思想与我等很相似。“为魔鬼化妆”是说的有点过了,应该说“无意中为魔鬼化妆”比较靠近事实。

 

但我对“自己人”这个说法一直以来抱有警惕。因为国人的“自己人”往往淡化了是非标准,用两个标准来要求“自己人”与“外人”。如果诛心之论一下,金老师的硕士读的是历史吧,是不是有点“自己人”或者学术兴趣方面的同情与理解,恐怕也是很难说的。所以,这么明显的荒唐事,金老师都能为其辩护。您看,自己人有时候很难说啊。

 

行文至此,本来还要说说知识分子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以及知识分子的定位问题,没想到有人约稿,只好留待下次了。对了,顺便跟金老师说两句题外话:时评是我表达的方式,跟“靠写时评“揾食””没啥关系。我时评的稿费相当不低,实话说吧,凭写这个都很能过日子了。不过呢,我答应过自己,用这些“外快”去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交学费。至今还没违反答应过的事情。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嘿嘿,很不好意思的说,也是在体制内啊。(金老师云:让葛剑雄像某些没有受好高等教育的人一样游离于体制之外并病态地以此为荣,显然也是乱用人才。不知道我这个算不算乱用?人才就算了,我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