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扯蛋的“黑恶势力”  

2008-11-12 09:2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租车罢运事件看来有蔓延的趋势,这叫做有样学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重庆的出租车司机争取自己的权利固然还没看到实际效果,但至少表面上得到了重视。所以,三亚以及其他地方出现同样的事件是丝毫不用奇怪的。而且从情理上判断,如果这个出租车管理的体制不进行彻底的修改,再多出几件相同的事情也不用劳“友邦惊诧”了,我们自己都应该见怪不怪。

 

至于到底为什么出这种事,各路高手早就开出了正确的药方,无非是取消出租公司的特许垄断权利而已。关于这种已经说滥的老生常谈自然不用多言。我倒是对于最近几次事件中,对于某些过激行为的定性与称谓更感兴趣。

 

对于经常看新闻的人来说,一旦发生群体性事件,有几个关键词是必须驾到的。一个是“一小撮不法之徒”、一个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在重庆的出租车罢运事件中,罕见的没有强调这两个词组,然后在三亚的事件中,这两个词组被“黑恶势力”所替代了。这种措辞当然是很奇怪的事情。一方面不论是重庆还是三亚,甚或者刚刚发生的深圳民众与交警的冲突中,官方的发言都承认事件当中群众诉求的合法性,但这种合法性竟然是为“一小撮”或者是“黑恶势力”裹挟了“不明真相”的群众而提出的。世上逻辑之古怪莫过于此,难道正当的权利诉求竟然是“黑恶势力”为首来提出的么?这是武侠的世界,而不是现代的社会吧。

 

这倒是让我想起著名的社会学巨著《菊与刀》中,对于日本农民投诉其领主的描写。话说日本农民也跟我们勤劳勇敢、温柔善良的中国人民一样,不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反抗其领主的。当实在是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有人站出来告状。日本的幕府承认这种诉状的合理性,所下的判决大多数对农民有利。但这种行为本身又被他们所奉行的社会等级制度所不容,结果是农民得到了有利的判决,而领头的农民会被处死。大致这样的话,整个日本社会觉得就两全其美了。

 

我个人总是觉得这些个“一小撮”与“黑恶势力”大致的意思与日本那个故事有共通的地方,诉求合理、但这种方法不被接受。但现代社会不能走日本幕府那套逻辑,所以就应该有个更合适的名目来处置这些人。问题是除了这个方式,也没有其他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嘛。出租车司机有自己的协会来争取其利益么?似乎是没有的。他们的诉求如果不形成目前这种合力的话,根本就传达不到任何能做主的层级上面去。在这种状态下,为求统一的行动产生了过激的行为,固然违背了国法,倒也是情有可原,而且最根本的责任不在他们。

 

这种类似于口头禅的“黑恶势力”与“一小撮”的出现,固然可为找后帐提前做个铺垫,但其效果越来越差也是事实。提前定性某事件有黑幕的话,将来如果能兑现说自己“破获某事件后的黑恶势力”还好说,就怕是这个黑恶势力始终无踪,或者即使抓了人也不敢公开说他是幕后黑手,这个造型将有多尴尬是可以想象到的。

 

所以,“黑恶势力”这种话还是不说为好,着眼于解决问题、建立沟通渠道、改善根本的制度,黑恶势力即使真的出现也翻不起大浪;而不这么做的话,就是把所有的出租司机或者其他人都归到黑恶势力里面去,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南方都市报》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6079)|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