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薛涌先生,抛掉情绪再说几句  

2008-01-07 15:5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对薛涌先生发难,起自薛先生的那个2007总结与对朱学勤的批评。关天某位ID在看了前两篇打架的帖子后提出批评,认为我们应该抛掉情绪再重新说一次。这个建议我觉得甚好,正好我也有些基本的看法从来没有形成过文字,一并就教于各位朋友与薛先生座前。

 

关于薛先生与《南都》的争论,我还是不打算说太多,原因我说过了,自己做过编辑的情况下,不能保证自己的发言真的没有倾向性。这里顺便跟那位提出批评的ID说两句,薛先生关于英文什么我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把那个当作个笑话调侃了一下而已。老实说,这个冒犯不到我的头上,我旁边的几台电视上都是外国的新闻节目——我现在服务的地方是家英文的报纸,出国或者阅读英文的原始资料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我想我与薛先生在关于茅于轼先生那篇文章的态度上主要的分歧应该是出发点不同,然后导致了对于事情先后顺序判断的不同,另外还有就是对富人的定义不同。

 

先说对于富人的定义。在我看来,富裕的人群是个相对概念。我所定义的富人,是相对于贫困农民、城市底层居民的,包含了大多数目前已经有了中产阶级雏形的城市高级白领、食利阶层、合法经营的中小型企业主,以及一些自由职业者,如出名的画家、艺术家、自由撰稿人等。我认为这些人的人数虽然相对数量不算多,但绝对数量已经很不小了。薛先生批驳的靶子,也就是权贵阶层那些人,并没有包含在这个定义里面。而且我也相信,茅于轼先生的“富人”概念里,也没有把这些权贵包含在内,因为权贵是不用任何人给他们说话的。

 

但从薛先生所举的例子看来,他所说的富人基本不是直接靠权力致富的人,就是依附于权力或者垄断行业、资本而致富的。这些人从掌握资源与本身实力上说很可观,但绝对人数是少数。可就是由于这个定义不同,往下的推论就截然不同了。

 

在我看来,对于权贵资本的憎恶与批判是绝对应该的事情,但这与茅于轼先生说的完全是两回事。作为一个拥护自由市场与自由经济的人,其实最担心的是私有财产的保护没有落到实处。《物权法》固然已经开始实施了,但《宪法》上关于私有财产的条文依然是语焉不详,总是让人觉得这种作为自由市场基础的私有财产保护上面,还依然阴云笼罩。相信薛先生也是支持自由市场观念的,对于这方面也会有自己的担心。

 

由此,我认为目前的状态,权贵资本固然是要批判的,但更重要的事情是保证个人的私有财产的权利不受到侵犯,而且要落到实处。这些年以来,上面我定义中的富人,至少从人数上已经远远超过权贵,茅于轼先生的“为富人说话”是为他们说话,以此奠定私有财产真正得到保护与尊重的地位。而我个人之所以同意茅于轼先生的论点,是因为目前我在国内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薛先生身在美国也应该知道,去年政府的财政收入已经到了五万亿,这些钱是怎么来的?权贵阶层其实对于税收是天然免疫的,即使在美国那样的地方,政府税收的大头应该来自广泛的民众,而少数超级富豪虽然从个人缴纳的税款来看很可观,但在整体税收收入里占不到大头(他们控制的公司虽然是纳税很多,可股份制公司很难说完全是个人的)。那么,这些税收大部分还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中国可实行的是流转税)。

 

目前来说,中国政府实行了很多有助于底层民众的政策,农业税的取消与免费教育、全民医疗保障方面都有了进展,这个是即使我作为政府的批评者也不能否认的。但我也有另外一种感觉,政府在利用手中的权力,从刚开始有个雏形的中层吸血,以浇熄下层被剥夺者的怒火。中国的房地产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政府把地价的大部分拿走作为政绩与资金,地产商依附于政府,甘当政府对于社会资源的抽血机。抽的是什么人?能买的起房子的人。真正的穷人在这方面是没有血可抽的。

 

这种现象我称之为“用中层之血灭底层之火”,在这里,权贵阶层成功的把底层不满的怒火引到了所有我所定义的富人阶层上,而真正的权贵其实不在这个阶层里,他们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是不会曝光到前台的。而这个所谓富人阶层所面临的有两方面的压力,一方面是权力进行的抽血活动,一方面是底层民众被误导的怒火。

 

这就是我对于目前一些国内现状的一些看法,因为这个判断,我认为薛先生与国内很多在定义不清的状态下误读了茅于轼先生文章的人一样,把茅于轼先生建立保护正当私有财产的努力,看做是为权贵说话。这个是我无法认可的。与茅先生有过数面之缘,并且因为混迹新闻界的缘故,关注过茅先生的那些作为,说茅先生是为权贵说话,相信除了被断章取义所忽悠起来的人以外,不会有什么人相信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建议薛先生多介绍国外好的东西进来、而对于具体的事情评论的时候更应该谨慎的原因。在我看来,中国目前的状态下,富人的定义已经发生了转换,与10年前相比,不但财富积累的速度加快了,构成的人群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薛先生身处国外固然可以高屋建瓴,但有些印象与语境还是停留在了当年出国时的“双轨制”、“官倒”的印象上,甚至这些年能够读到的关于中国的报道,也会加深这种印象。其实这个从信息的传播上不奇怪,只有这些才有新闻价值,才能被报道。身在国内可能确实没有很多便利条件,但每当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总还是有身边的现实生活进行一下中和。

 

我的一些浅陋的想法大致在这里说了说,详细的东西恐怕这个篇幅的十倍都说不完。文债山积,也只好就这么简单说说了。薛先生是否能指点我这小文一二我不知道,即使不屑回复,也算是给那位好言相劝的朋友一个交代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