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神经分裂三百年——读《晚明七十年》  

2007-10-21 01:5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砍柴的这本书拿到的时候我就问,为什么起了这个名字,莫非要借力于《晚清七十年》的余温?他说,这是出版者的主意,他也没办法。但他也很郑重的说,能够学步于前辈、致敬于前辈,是他的荣幸。

 

在明朝最后的这七十年里,除了崇祯皇帝上吊在煤山外,最重要的是曾经有过那么一次中兴,其主要人物是张居正。这晚明的七十年,就是从这里算起的。

 

从中兴算到覆亡,这里面的逻辑在开始的时候颇为令人费解。一般来说,如果说到天下兴亡的时候,应该从衰亡那一个时代算起,就象我们描述下坡路的时候,是从最高处往下算一样。但从中兴算起,是经过了一个相对的高峰,然后才滑到山谷里。唐德刚先生的《晚情七十年》中,其实也包含了一个同治中兴的过程。这里面总有道理在。

 

考之古史,这种中兴以后快速衰落的阶段,很多朝代都出现过,在明清两朝最为明显。这两朝虽然是不同民族统治,但都属于黄先生所谓的大历史的同一个阶段,都是农业文明的典籍制度发展到最高峰的产物。

 

在我看来,正是这种典籍制度制度的高峰,产生了这种中兴而不兴的结果。中国的典籍与制度到明是一大变,思想上已经确立了真正意义上正统地位的意识形态,就是自称归属于儒家的程朱学派。而制度方面,朱元璋大力改革旧有的制度,高度中央极权的统治,从理论上根除了臣子篡国的可能,甚至外戚与宦官这种中国历史中历朝的毒瘤,也基本没有真正夺权的可能了。明朝的阉党之患虽然也不少,但皇帝随时可以把权力收回,阉党是没有能力取得真正的权力的,只是一个依附者。历史走到这里,一个王朝该避免的都可以避免,该拥有的也都拥有了。

 

只有一点可能是这个成熟的王朝所没有拥有的,那就是制度的弹性。在明以前,官方虽然以儒家为正统的思想资源,但儒家的学说很难说是一种很有条理的、逻辑严密的政治哲学,后来人完全可以从同样的语句里,从不同方向进行解释。这就造成了“一个儒学、各自表达”的态势。但在明朝则不同,程朱对于儒家的解释被钦定,等于用一个思考成熟的框架(但未必正确)套住了儒家的思想。我们知道,在一个皇权至上的国度里,其立国的思想资源是必须保证不变的,只有这样才有它的道德合法性存在。这时候,就等于是根除了制度或者思想上的弹性。

 

张居正的上台与死后的遭遇,正好说明了现实政治里面的通权达变,是如何在一个僵化的框架里挣扎的过程。在生前,借助幼君的力量行使改革的权力,他这个改革的合法性除了来源自传统的君权外,就没有其他的资源可以支持。

 

这种毫无弹性的制度是两头拉扯的结果。清朝皇帝曾经自称得国之正,从来没有那个朝代超过他。但实际上,如果说到得国之正,明朝说这话倒还算够格。可惜的是,在帝位传承到第二代的时候就出了毛病,燕王夺了侄子的天下,顺手还把那些反对自己的大臣杀了个干净。在一个以忠孝作为统治的意识形态之下,就造成了以后神经分裂的病因。因为说到当时最大意识形态的话,皇权传递最大。如果承认明成祖的权柄,就要背叛最基本的信条。从这里开始,提倡的东西与实际的现实就开始分裂了。

 

即使放过国家权力的传承是否正统不谈,明朝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最讲究气节的朝代之一。以至于很多读书人被那种统一的意识形态教化成一种纲领的动物,脑袋一热的话,就完全不具备政治思考的能力了。但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想出仕做官,这是思维模式是必须的,也是朝廷提倡的。

 

但不论是实际政务还是皇权集中,与教育这些读书人用的教材根本就是两回事。在朝廷上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怪现象:朝廷自己提倡的意识形态教育出来的官员,总是跟朝廷在作对。即使发明了廷杖这种千古未有的羞辱大臣的制度,还是不能把按照自己表面上的要求所训练出来的官员打明白。至少好多人到最后都没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挨打。

 

廷杖与气节就凑成了明朝政治的两极,两极中间的缓冲到后来是越来越少。张居正打算用改革来换取继续发展,但他掌握的只是廷杖与权变,就是掌握不到最终的意识形态的承认。因为到那个时候,这个神经分裂的症状已经很深了,再无逆转的可能。

 

崇祯好象说过,国家养士三百年。明朝确实是养士,关于科举考试与教育都是有很完整的制度在保证。但这种精神分裂的症状一发作,养士三百年也就变成了摧折气节的三百年。最后,是个太监殉了崇祯。据说崇祯最后说大臣误我、君非亡国之君、臣是亡国之臣。这话说的没有道理。养了三百年也杀了、打了三百年,你还指望身边是些什么人?清朝皇帝好象最后没说这个,恐怕他们知道自己一直把士人当奴才用,所以也就没那么多抱怨了。

 

说了半天,都是我自己读书后的感觉,关于砍柴的书没怎么说。书评可能是要写书如何,读后感可能就是写自己读完后想了点什么了。但一本书能够让人想什么,估计就还是很有价值。尤其是最后的一章,摆脱了前面短论的限制,用很长的篇幅整理了砍柴自己的整体思路,比前面的短章更有价值。象金庸的《碧血剑》一样,故事固然好看,最好看的,倒是最后附录的《袁崇涣》评传。

  评论这张
 
阅读(78052)| 评论(3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