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抢人与抢尸  

2007-06-05 09:2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生也晚,当年万恶的旧社会没赶上,只是从戏里知道,当年有段时间流行抢人,《白毛女》说的就是这么个故事。但这几年经常听说有抢尸首这件事,前段时间又听说了一起。

与《白毛女》不同是的,当年恶霸地主抢的是人家大闺女,这次是公安局去抢死在自己值班室的一个农妇的尸体。事情的经过倒很简单,农妇殷小云在湖南武冈市摆摊卖水果,结果第一天还没开张就被市场管理人员与城管罚款两次,在争执中被带到派出所的值班室,第二天早上就发现人已经死了,并且身上有钝器击打的伤痕。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当地政府与死者家属在死因上达不成协议。当地政府认为,这是意外自杀,而死者家属认为至少应该是受到来自外界的压力而“逼迫自杀”。在这种情况下,家属与当地警察在太平间发生冲突,是为新闻所称的“抢尸”事件。

人死在派出所里面,而且身上有伤痕,并且在派出所的说明中也承认,曾把死者拷在铁床上。这要是意外自杀的话,恐怕把白毛女逼到山里的那个恶霸地主更有资格喊怨了。毕竟人家只是逼债逼死了杨白劳而已,杨白劳上吊都是在自己家中,还没有死在黄世仁他们家的房子里。

关于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样的,恐怕任何有正常智商的人都能根据自己的理智与生活经验做一个判断。问题倒不是在这里,而是这种故事在最近几年媒体暴光的就有好几起,这里面必然是有个原因在。

在我看来,这种公安或者当地政府部门动用强力手段抢夺尸体,并且希望早日火化,其实就是为了消灭证据罢了。要是从好的方面论证,这至少代表了我们这里法律制度朝着更程序化的方向发展。象以前那样随便入人之罪的情况已经不多见了,至少在走司法程序的时候,更强调证据。

但这种好的方面论证会出现一个荒谬的推论:既然法律证据已经被大家所重视,那怎么会有国家强力部门公然希望毁灭证据的事情发生呢?这到底是法制的进步还是退步?

其实,这就是进步与退步并存的现实。在咨讯透明与强调法制的今天,原来在地方上一手就可以遮天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一旦面临这种情况,就必然要走现在已经逐渐建立的司法程序。而一个合适的司法程序是讲究证据的,或许消息与事件的传播捂不住,但具体的证据总还是可以销毁的。频繁发生的抢尸事件就是源于此。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悖论:正当的司法程序是必须要建立完善的,但这种完善的程序在某些地方就可能失效。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某地可以销毁证据的话,这种完善的司法程序正好为他们的开脱罪名提供了一个合适的渠道。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司法程序还真是不如包公的狗头铡,也不如白毛女的手枪好用。

骤看下来,这个悖论似乎是无解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从目前司法机关的结构来看,很难进行互相的制约与监督。而且在地方上,这种合力更强,更容易把已经完善的司法程序,作为一种掩盖公权力失误或者罪行的工具。

但我们可以看出来,只要媒体能够进行暴光与监督,想再把司法程序当作装饰品已经是很难办到的事情了。如果再从制度上保证,尽量让司法与执法两个系统分离并且互相制约,合适的司法程序就会在其中起主要的作用。就如同这件事一样,只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即使在当地看来一手遮天的机关,也只好指望“抢尸”来做最后的掩盖。

所以,最重要的是,就从把这些事件都暴光做起。阳光之下,恶人难逃。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