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地盘我做主  

2007-02-14 19:5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想活得明白其实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活得明白并且能把这种明白落实到实际行动中就更不容易。最近广州120多个楼盘业委会代表联署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及各人大代表,建议《物权法》(草案)明确公共物业权利归属全体业主共有,并呼吁通过立法确立业委会的诉讼主体地位,就算是活明白并且打算把这种明白落实到行动上的典型。
     多年以来,业主跟物业公司的恩怨情仇就是一场没完没了的肥皂剧,而且还经常是加上武打情节的那种。一般来说,业主最纳闷的事情都在这里:按说物业公司应该是自己的雇员,是被业主们花钱请过来为自己服务的。但很多情况下,这些物业公司不但不象个服务机构,而是象个占领机构,大致其心理地位与美军在伊拉克、日本在中国差不多。有道是:你的事、你当家,但皇军要当你的家。
     之所以说这些业主活得明白了,不是说他们在《物权法》草案的东风下,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权利,而是说他们能在明白自己的基本权利的同时,能够争取自己更大的合法权利。因为虽然《物权法》草案中规定了所有权的基本要件,但很多产权的结构还是不够清晰,该粗的地方很细致、该细致的时候很粗放,很多地方完全不靠谱。
     我们知道,之所以物业公司经常能上演全武行的原因之一,就是产权不够明晰、业主委员会没有合适的主体地位。买了房子、雇了物业,然后没有法律在后面保证,谁也不能挺起腰杆强调自己的权利。冷静且有合适的方法争取自己的权利,是这个行为最大的意义所在。
     在一个法制的社会里,最重要的行为不是执法,而是立法。只有在合适的法律下,才能谈到执行法律的问题。而一部法律的诞生,要尽量多的考虑现实的情况。还有什么比业主自己更了解自己要的是什么?
     但我们也知道,想让法律的制订者明白老百姓到底想要的权利是什么,其实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一来这些制订者本身都有“功名”,生活的环境与普通百姓很不一样,估计没有那个物业公司敢去给吴委员长当家作主。即使吴委员长了解所有的情况,也不太可能了解到如此详细的程度。二来我们这里一向是法律制订过程、条款与大众的关系不大,即使现在有了听证制度,但听证的人数少不说,如何修改的意见也没有能有一个完全经过深思熟虑的成型的文本,而且民间的法学工作者参与的也很少,更谈不上对于法律进行有益的补充了。
     而最困难的是,如果民间对某部法律有自己的意见,应该如何能够“上达天听”。我们这里民间意见上传的渠道实在是很有限,除了由上而下组织的听证以外,其他途径不但少,而且还不畅通。比如说人大代表应该是民意的代表,但现在让我们闭上眼睛回想一下,到底是那位仁兄在代表自己行使权力,估计有80%以上的人不会想得起来。
     这种情况下,立法机构是否能很好的完成立法的工作,大概谁心里都会画个问号。但广州的业主委员会除了画问号以外,还能想出方式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合适的、具备专业水平的文件的形式来提出自己的权利,希望可以从立法的层面就开始影响公共政策的制订,比其他还没有醒悟过来的公民,前进何止一步。
     《物权法》的精神,我想就是一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精神,而这些业主委员会的这次行为,正好更强调这个意义,并且把这个扩展到了国家立法的层面。在自己的国家中当家作主,可不能是空话一句。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