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遥望梅庵——读了本得到一年而没看的书  

2007-01-07 19:5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5年底,我正在从邮局往外扛一大包又一大包的衣服、药品,然后再给上访村的人送过去的时候,手机接到一条短信,说是有本书是送给我个人的。没过两天,在各类包裹中出现了一个很纤绣的盒子,里面是一本书,叫做《梅庵日记》。

     拿到后随手翻了一下,这本线装竖版的书好象是记录某个团体生活的。里面不是画就是书法的图片马上就让我没了兴趣。粗人,一手字被人赞为“兽书”,打电脑打多了,现在就这兽书都写不利落,整个是提笔忘字,几乎就是别人说那种电脑文盲。这种书与脾气不合,所以就放到了书架上,根本就没打算去看。

     前两天,在看烦了那些所谓的正经书的时候,把这本随手拿起来翻了一下,没想到居然就读了下去。梅庵,是南通的一座园子,有一群自得其乐的当地文人在里面组织了一个叫做“梅庵书社”的团体,大家在其中写字、画画、刺绣、喝茶,而最重要的活动——就我从书上得知是弹琴,古琴。

     如果吉他也算乐器的话,我也算知道一点乐器是怎么回事。古琴在我看来,绝对是件高不可攀的东西。从技术角度来说,任何乐器没有学不会的,除非天生残疾。但从艺术角度来说,古琴以及很多乐器学会的条件不是五指具全甚或六指琴魔,而是一种功夫在琴外的性情与修养。这事完全不科学,但庸手与高士的琴音,拂弦之下就可大致判别。“朱弦一拂遗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

     梅庵是当年古琴流派中“梅庵派”的发祥地,至于这个派别的源流,门外人不知其所以然。只是从这本日记中知道,一些人过着一种近似于古人的生活,今天大家做画、明日大家品茶,越一日,可能就去喝当地的米酒“花露烧”了。

     看着看着,觉得这个场景很不真实,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而且居然有些愤慨起来。也没别的,就是嫉妒的要死而已。在这个时代,居然还有这么一群人可以在一个漂亮得不成样子的园子里过这样的生活,而且还养了鹅来看门!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也就罢了,但人家毕竟是陋室而铭之,这些人的生活得很不象话嘛。

     看了一会儿这本日记后蓦然发现,心情与一年多以前很不相同了。那时候,对于我的生活来说,更喜欢在酒场、K房中徘徊,登山要找有冰川的山才算本事。这些日子以来,惊涛骇浪的地方很少去了,更多的是留连平整干净的海滩,也更喜欢在幽静的林间如散步一般观看景致,直接背上登山包冲击海拔6000米的心情已经没有了。

     大概三十岁以后,每一年的想法都有不同的缘故。感觉前几年生活如二锅头,呛口而烧心之余,总能让人跳起来,现在的生活如红酒,是不着急品饮的,要在杯子中让它醒一下,然后才能下肚,似乎从容了许多。

     更可能的是,其实我们始终生活在一种文化中,太年轻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的,岁数稍微大上一点,骨子里的东西就会悄然冒头,几乎就象已经成为了一种遗传基因一样。这个社会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有些东西似乎总在这里徘徊不去,始终游荡在每个园林与梅树中间。一不小心,就成了梅庵。

     昨天深夜,我终于读完了这本一年多以前送给我的书。关于这事,我倒不想向赠书人道歉,因为在我还没有这种心境的状态下,书是读不下去的。一旦可以读下去,就觉得窗外似乎盛开了梅花,而我在这里遥望着梅庵,计划着去南通的行程。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