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快餐杭州——在杭州的三碗面  

2006-09-26 18:3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办公室望出去,如果天气够好的话,可以看见北京的西山。不过,北京的天气有这么晴好的时候似乎不多,即使晴天很多,有这种悠闲的心情眺望西山的时候也不会很多。
    老婆在外面出差很长时间了,周五下午,觉得无聊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半开玩笑的说,她想让我周末的时候到杭州去,我们可以在那里见。正好那天我有悠闲的心境看西山,但北京的天气不好,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十分钟后,我订好机票,二十分钟后,手里拿着烟斗包去了机场,几个小时后到了杭州。
    杭州来过多次,是不是人间天堂当然是见仁见智。记得第一次在苏杭一带开车走了一个星期后,我跟老婆拼命在杭州找川菜馆子——这地方饮食精致,就是口味多少偏甜,长期得不到辣椒的补充,对于北方人而言是比较致命的。至于风景如何,其实印象倒不是很深刻。可能是人工痕迹太重的缘故。当然,要是把人工雕琢发挥到及至的话,即使没有什么美感也会有幽默感,比如那个滚梯、电梯具全的新雷峰塔就绝对有后现代的反讽精神在里面,虽然设计者可能自己不知道。
    这次去杭州,有四顿饭值得一说。
    其中一顿,是杭州一位的蒙古大夫请客。西湖旁边一水儿的现代建筑,所以我们去了三台路的农家。周围湖山环绕中,近似于农家乐的地方支着阳伞,大家先在伞下喝茶聊天,然后吃钱塘江的白鱼、农家土鸡以及野菜。很好吃,但一顿饭中半数风味归功与翠竹绿树与黛瓦白墙,只要不是啃汉堡包,估计是个能入口东西都会是美味。值得记叙一下的倒是这次在杭州吃的三碗面。
    第一次,是在一家路边摊上随便要了碗三鲜面。价格很便宜,里面河虾之类的东西不少,汤很鲜、面一般。凭我的经验,该面的汤应该是吊出的高汤,而里面点缀的河虾之属,也是最近刚刚上岸的。该摊在一个菜市场的旁边,看来是做普通人生意的地方。味道虽然没有精益求精,但比起北京的任何面馆已经是高上一筹了。其实这也不奇怪,走在旁边的菜市场里,所有的蔬菜水果以及海鲜河鲜,无不干净整齐的样子,让人很有欲望去买,与北京菜市场的喧嚣脏乱大异其趣。最重要的是,在北京上菜市场是我跟老婆最头疼的事,因为看见那些象刚从泥里打过滚的蔬菜就没有任何想买的欲望。
    吃完以后忽然想起来,好象杭州这地方除了西湖醋鱼、宋嫂鱼羹、龙井虾仁以外,面也是很知名的。而上次来杭州,已经被楼外楼的西湖醋鱼吃倒了胃口,这次不妨改吃杭州的汤面,说不定倒可以一饱口福。
    我的经验是,一般可以信赖当地的出租车司机。上次在广州,就请司机师傅带我到他们长去吃夜宵的肠粉店,味道比酒店里的不知道强过了多少。这次依然可以照方抓药,再请司机师傅做一次免费导游。
    情报显示,有杭州新十大面馆之称的“慧娟面馆”就在附近,结果下顿自然就去光顾。进得门来,几乎以为是到了某洋垃圾快餐店中,满目都是廉价桌椅。唯一让我还有信心进去的,是墙上有“老鸭火腿笋干面”的字样。但一问之下,该面竟然已经售罄。。。。。。胃可忍,嘴不可忍无过于此。。。。。。。
    既然如此,店家推荐湖蟹面一碗,我又加点一爆鳝面。在我与老婆等面的时候,老婆调侃道:“不知道这面里是不是能看见蟹。”我对此估计的比较乐观,认为至少应该有疑似蟹黄的物质以及蟹腿数只。面上来的很慢,据墙上的告示云:本店的面一碗一下,所以时间会长,请顾客谅解云云。不时有睡衣拖鞋客晃进来,点了面就开始看报纸。
    就在认为忍无可忍的时候,一碗面端了上来。赫然看见一个蟹盖在碗中扣着,如果该蟹真是为这碗面牺牲的话,这面就相当豪华了。蟹壳下是微带黄色的面条,汤为乳白色。面条入口筋道、微带弹性,汤一入口——人间天堂目前在我嘴里。
    按照面条两大流派的说法,一派认为滋味应该在汤里,汤鲜味美;一派认为滋味应该在面里。我个人比较认同第一种方式,因为面条在口中除了滋味外,口感也很重要,滋味入面固然好,但很可能多少破坏了其口感。这面就符合我对面条的期望:面条本身口感很好,汤是真正的高汤,经过长时间熬制而成,而汤中有河虾、笋干,虽然蟹可以大幅度提升鲜味,但另外一味肥而透明、瘦而鲜红的咸肉也是功不可没。整碗面只有一个词来形容:完美。相比之下,那碗爆鳝面就平常的很了。老婆如此挑剔的人,居然连汤都喝个干净。顺便说一句,那只趴在碗里的蟹居然是满黄的。
    临走的那天,非常想去著名的奎元馆去吃一碗虾爆鳝。吃了以后不禁大失所望。面条比较糟不说,虾子雪白而鳝段漆黑也还罢了,满嘴都没吃出来任何香味。不过,这个结局倒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就我走了这么多地方,凡是曾经做出名气、后来变成国营的馆子都不复当年的风味。可能有经济学家会从各种角度来说明这个问题,但我能理解的结论只有一个,就是他们不精心对待手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