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黄药师、宠物猫与御用文人  

2004-01-08 18:4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平爱好除酒、色外,还有两个。一个是金庸小说,一个是养猫。除了酒、色可以毫不惭愧的宣之于口,其他两项多少被周围朋友所不齿。盖因喜欢金庸小说的人太多,而猫又被养得过于肥胖,从体形上说,比较象我。
    金庸小说看多了,自然有喜欢的人物。男人自然是令狐冲、杨过这样与众不同之士,女人最喜欢“小东邪”郭襄。提到郭襄,自然不能不想到她外公黄药师。如果归类,这也应该在令狐冲、杨过同路人的行列,但事实中始终对其无太好的印象。由于我比较鲁钝,近日与爱猫打架的时候,才多少悟出其中道理。
    原来,对黄药师的不满,只因为一个场景。就是在烟雨楼与“全真六子”加郭靖决战之前,欧阳锋曾送给黄药师一个见面礼:某个讲“忠孝节义”的倒霉教书先生的头。在这里,我不探讨武侠小说杀人是否合理的问题,只说号称把“礼教”视为无物的黄老邪的做法:他恭敬的挖坑埋葬该首级,并叩头后称:忠孝乃大节所在,不是礼教。
    对宋史不太熟悉,不知道黄先生所谓的“忠孝”,是否就是被后人高度提炼的“三纲五常”。不论是不是,就算我“国学”功底不足,为了写文章拿人家黄药师说事吧。
    就我看来,不论金庸如何塑造黄药师特立独行,如果对“忠孝”这么顶礼膜拜,此人也不过是一个失意的士人而已。一般失意的士人还有两种方式让自己比较得意,其一是从此高蹈远引,摆出一副反叛者的嘴脸;其二也是高蹈远引至京城附近,但不摆出反叛者的嘴脸,而是一种不谈功名利禄的姿态,表明清高。这种方式有成语云:“终南捷径”。好象故事是这样的:某隐士出山后,指着终南山对一个道士说:此中有意趣。道士好象很不屑的讽刺了这位“隐士”一句。从此,留下了这句成语。
    不论上述那种方式,最后的结果、或说最后的希望都是一个:皇帝下诏,恭请出山。我不能一竹竿把所有人都打了,但大多数士人,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知识分子,如果不能正途出仕,此两种方式就成为唯一的选择了。
    我是如何认清黄药师的真面目的呢?我上面说了,是在与爱猫打架时候认识到的。这个坏猫居然在我爱抚它的时候,用爪子狠狠的抓了我一下。我是好欺负的?于是开始追打它。别看猫胖,那与同样体态的我相比,还是灵活多了。结果当然是我放弃了这种徒劳无益的活动。这家伙居然对我生气了,决定不再理睬我。我这人器量大,主动与它和好,但它就是在床底下不出来。于是,我祭出杀手锏:猫罐头拌猫粮。果然,爱猫与我尽弃前嫌,而我在给猫制作美味料理的时候,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
    其实那个“忠孝”二字,就是猫粮,小猫从小就喂它吃这个,长大后就不吃别的了。猫罐头是增加猫粮吸引力的,与猫粮的味道相辅相成。只要你吃惯了猫粮,你就会接受猫罐头的滋味。猫罐头比较鲜,也增加了猫粮的诱惑力。
    你想,从小吃猫粮,也就是从小读“忠孝”的人,如果加上猫罐头,或者叫功名利禄,他能不吃吗?这根本就是一脉相承的东西。不论猫摆出多坚决的架势,隐士摆出多高明的姿态,终究被诱惑到猫食盆的前面,跟主人和好如初了。
    这种士人,我们现在还有个称呼,叫“御用文人”。我们这里的文人,在多年前,基本就是用“忠孝”喂养的,几千年中,不过出了几个“打野食”的,也都被主人喀嚓了。只有到现代,有些吃过外来食物的猫,才开始摆脱猫粮的诱惑,从此知道,这世界可以吃的东西多了去了,不光是猫粮,还有老鼠、麻雀、黄花鱼等等。可是,继续留在主人身边的猫,和那些本来就只是摆个离家出走POSE的猫们,还惦记着猫粮。不,应该是猫罐头。在喵喵几声后,终于修成正果,得到加倍的怜爱,双倍的猫罐头。
    其实,这些留在家里的猫还是挺可怜的。即使多乖巧,主人为了以后省心,也把它们都给阉了。以后没得养怎么办?别着急,还有养猫厂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