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专栏名家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线上的猩猩  

2004-01-08 18:4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满嘴胡抡的新闻教授李希光至少有一点说对了,新闻是应该“讲故事”的,不讲故事也没人看。那我就讲个故事。
    话说有个制药厂,每天站在流水线后面分拣药片的都是人(这很正常)。分拣药片不是一个太复杂的工作,出于安全的考虑,每种药物的外型有不少区别。某动物研究人员为了实验的目的,开始训练大猩猩分拣药片。应该说,这位研究员不是希望让猩猩尝试一下被资本家剥削的滋味,只是希望了解猩猩对特定物体的感知、记忆能力。
    结果,猩猩出色的完成了工作。
    资本家就是资本家,药厂老板马上发现了这里面的利益所在。毕竟猩猩不需要工资、劳保、罢工等事项,当然也不会要分房、股权,用猩猩不是挺好嘛。于是,一批训练过的猩猩站到了流水线上。老实说,流水线不是什么好地方,枯燥无味是肯定的,这活儿让猩猩干也没什么。可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不干了,说这是虐待动物!您说这讲理吗,同样的工作,人类干不算虐待,猩猩干就是虐待。
    相信大家都看得出来,我在这里肯定不是讨论动物保护主义,写文章皮里阳秋是我的第二天性。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释。第一,文章写的太直白,肯定不会好看,并且有可能写成大字报或口号,大字报和口号虽没有专利,但也不是平头老百姓可以使用的,应该留给那些“一句顶一万句”的人去提炼精华,好用来“代表”与“治国”。第二,太直白的东西,容易被抓到把柄。在下懦弱,希望过好日子,对李敖、柏扬的命运不羡慕。
    书归正传,谈谈我在这个故事里领悟了什么。首先,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不是动物。动物保护主义者不是说了嘛,让猩猩干活是虐待动物。我们可以反推一下,这说明我们已经不是动物了,而是堂堂正正的“人”。如果假定这个推论是正确的,下一个推论就是可行的:我们应该做点与动物不同的事。
    说到与动物不同,倒让我又想起两个词:“生物链”与“革命的螺丝钉”。生物链是一种描述生态很好的方式,在这里,每种动物都有自己的位置,大自然生机勃勃。螺丝钉是描述在地球上某些人的生存位置,他是一个庞大机器的一部分,没有什么自己做主的能力。这就矛盾了。既然上面我们论证了人与动物不同,那我们的作用应该有些不一样才好,怎么在被别人摆布的层次上(不论是大自然或某种政权),我们还是没有什么区别呢?
    这个故事还告诉我,流水线的工作很无聊,对动物是虐待。当然,动物保护主义的高人已经坚决把自己的同类开除出动物的行列。但是,人是不是也可以反对无聊呢?在本人30年的生涯中,答案是不行。
    当年在工厂,8点上班,要求你7:45到,这是班前会。除了五分钟背诵安全生产条例外,其他时间都在学习本厂出品的内部小报。不用详细介绍小报的内容了,大家只要对文革时期的报纸有基本了解,马上就可以想象这份报纸的内容。或者说,你如果想象不出填鸭的痛苦,每天强迫阅读这种报纸后,马上就会对填鸭表示深刻同情。这够无聊吧,但你没有资格逃避,因为你需要有人给你工资、奖金。
    回家后,总没有人强迫你无聊了。问题是在咱们这里,现在给了不无聊的权利,但绝对不提供有聊的东西。比如说你想提升自己的水平,我这里只提供删改的面目全非的理论著作,想娱乐心情,我把所有少儿不宜的镜头删掉。结果,我们有的是片面的知识与上气不接下气的电影。
    回到上面的故事,猩猩们失去了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它们倒是没抱怨,毕竟这不是它们生活的常态。不知道做“螺丝钉”是不是我们人类的生活常态,你要说是,我也没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